[新聞] 除了黑幫,亞美尼亞你還知道啥?

是你聽說過亞美尼亞黑幫,那你要么生活在國外,要么對黑幫電影情有獨鍾,要么心系天下大事。反正我去亞美尼亞之前,對那裡真是,一無所知。

還好我一無所知。如果知道地球上50%以上的人,談到亞美尼亞都會想到黑幫,如果知道亞美尼亞黑幫在歐美是和福清幫齊名的字眼兒,我不帶著看法去才怪。

在亞美尼亞呆了一個月,黑幫或類似黑社會的行為一點沒看到,穿著樸素的農民和隨時隨地準備給搭把手的好心人倒是到處都是。我的朋友,點頭之交,甚至陌生人在這一個月中都不斷問我:你是怎麼看亞美尼亞的?

回答這種問題時,我希望自己是誠懇而嚴肅的,也正因為如此,他們經常問得我一個趔趄,不知道該如何作答。今天心靜,終於可以把這個以往都沒有擺在腦中端正思考的問題,仔仔細細地考慮一下。

起碼在初春,這不是一個色彩斑斕的國家。亞美尼亞產石,所以全國上下,從高檔住宅到三四層的蘇聯式簡易樓,外牆都由各種石材覆蓋,有的大片脫落,更不用說顏色單調,看著十分落魄,友人云:這是一個所有房子都看上去沒蓋完就住進了人的國家。再加上這個季節,處處看上去光禿禿的,橫枝冷杈更平添幾許荒涼,與路上穿著深色服裝緩慢前行的路人倒是互相映襯。

這裡沒有熱情似火,可也絕不人情冷漠。

如中國人分南北,亞美尼亞人也喜歡把自己分為東西。埃里溫屬於東部,即使是這裡的人,都會承認東部亞美尼亞人較西部相對冷漠,別的地方我不知道,拿Goris來說,頗為受教。

埃里溫算我在亞美尼亞的大本營,朋友成片,所以只覺得這地方可愛得打緊,看著路中人,也不苛責他們面帶微笑。笑不笑又有什麼關係呢?

我小酌後相機落在車後座,那個面帶殺氣、不苟言笑的司機大叔照樣把相機送到我朋友處,磕巴都沒打過一個。可同時亞美尼亞人十分團結,在不搭車時,乘坐Marshurka往來於各個城鎮時,無論我獨自一人或與Wilma同行,他們總是想方設法地把我們轉移到最不舒服最擁擠的最後一排,然後把我們選好的位子讓給自己人,這點人在國外的同學可能深有體會。

11號在Sar家吃踐行飯時,那個在他生日聚會上第一次出現就說著“Sup”的美籍亞美尼亞女孩告訴我,亞美尼亞人最抱團,世界各個國家都有亞美尼亞人,他們落腳後便會形成一個十​​分緊密的社區,自己的教堂、小店、學校……這也是為什麼,在埃里溫參加大大小小的活動,不論是美、俄、瑞典、英國籍還是法、荷、意、西班牙籍,不管是幾代前入外國籍,嘴裡都是熟練的一嘴亞美尼亞語,與當地人並無分別。

當然也並不是難區分,本地女孩化妝,彷彿臉不是自己的一樣,粉底用起來以10G記次,睫毛膏想來每次需要半管,碰上個喜歡五顏六色的那更是熱鬧,你且放心,眼影顏色和腮紅絕對不考慮搭調,想怎麼來怎麼來,對自己毫不客氣;男人則是中國十年後的鄉鎮風,褲子還算簡單齊整,只是上衣非要整出個花來,不是繡個白菜就是水鑽扣,審美堪憂;而那些說著流利亞美尼亞語的返鄉人,則在衣著談吐上完全融入了他們父輩所移民到的國家文化中,美籍姑娘人緣不太好,說話誇誇其談,十分愛現並且現不到點上;瑞典籍的小伙衣著簡單乾淨、性格安靜悶騷……

食品安全的問題,想來很多人也頗關注,每次我去超市時,在青旅工作的瑪麗都會反复跟我強調,Moomoo,你買香腸的時候,一定不要買很便宜的那種,那些吃多了會生病的。在我的亞美尼亞照片中,似乎永遠的藍天白雲,空氣貌似好極了。這也要拜這里人口不多並多數貧困,所以那些開起來一股子刺鼻的劣質汽油煙味的車數量並沒有大到可以形成霧霾污染,也不知算可喜還是可悲。

由於歷史問題,亞美尼亞被土耳其、阿塞拜疆兩頭堵死,只和上部的格魯吉亞和下面的伊朗有著還算尚可的外交關係,也正是因為如此,國家十分貧困,基礎建設水平很低,很多國道的路況坑坑洼窪,只比我2010年看到的喀喇崑崙高速要好上一點有限;在我去過的Dilijan、Ijevan、Gandazkar部分市區和大部分山區,白天的自來水時斷時有,有些地方水質渾濁,人們起床都是從缸裡舀水洗漱。好在全國上下貧富差距不大,除去只佔總人口0.1%左右的富人(數據並不嚴謹,完全是根據這一月所見所聞估算),剩下的都是普通人家,流浪漢零星見過十幾個而已。普通人家一般收入不高,300~400美金在這裡就算穩穩的中產,普通人的月工資100~150美金,最多不會超過200美金,而這裡超市的物價,比北京一般的普通超市要低很多。可相對於工資,我不斷聽到人們抱怨去不起超市,有條件的都是家裡自己種菜吃。為什麼說貧富差距不大呢,在埃里溫,除市區最中心的部分,兩公里外的的情景,與亞美尼亞山區並無太大區別,都是一水的“施工未完成”建築風格。當地人家裡零零星星去了不少,內部山區和首都也差不了太多,裝修用心但沒有美感,家電比較簡單,家具略有破舊,一大家子住在兩個臥室或三個臥室的十分常見。

所以你看,這並不是個富得流油的國家,也因為如此,大量的亞美尼亞人口外流,是世界上著名的海外人口多於國內人口的國家,好在人家不忘本,過了三代依然熟悉使用亞美尼亞語,回國交流完全無障礙,這看著真讓人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