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土耳其最大的傷疤——亞美尼亞大屠殺

這亞美尼亞地處南高加索地區,是中亞四戰之地的延伸,自古以來就處於大國相互攻伐的夾縫之中,雖然經過不斷的抗爭,但是最終還是被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所吞併,由此拉開了與土耳其之間的仇恨模式,老規矩,先放送一下亞美尼亞的國旗。

 
歷史上,亞美尼亞人經歷了千餘年與異族反覆的鬥爭,最終還是避免不了分裂和被周邊強國吞併的命運,到了1454年,奧斯曼土耳其人徹底擊潰了拜占庭帝國,亞美尼亞也徹底喪失看了最後一點點的主權,雖然亞美尼亞人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但待遇與二等公民無異,例如禁止攜帶武器或騎馬,房屋也不能高過穆斯林的房屋等等歧視性規定。 19世紀,隨著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不斷衰落,奧斯曼帝國統治區掀起了獨立的浪潮,而此時此刻,北方的俄羅斯不斷地崛起,也將勢力範圍延伸到這一區域,而同樣信奉東正教的亞美尼亞人自然對俄羅斯人有著天然的好感,雖然並沒有像希臘和巴爾幹地區那樣開始了積極的抗爭,但爭取民族解放的思潮卻一樣蔓延開來。民族解放運動的思潮,長期的歧視性壓迫,加上列強出於擴張目的挑撥,使得原本民族政策相對寬容的奧斯曼帝國越來越看不慣與俄羅斯眉來眼去關係曖昧的亞美尼亞人,這樣反而更加刺激了民族間的相互仇恨,緊張局勢一觸即發。

 
一戰爆發之後,氣數將盡的奧斯曼土耳其帝國被列強殺得人仰馬翻,尤其是對俄作戰的極大損失,讓土耳其人將仇恨轉移到了與俄羅斯人較為親近的亞美尼亞人身上,近代史上的一次反人類的種族滅絕罪行拉開了序幕,先是一些小規模的屠殺事件,緊接著從1915年開始,土耳其人先是清洗了軍隊內的亞美尼亞人,而4月份亞美尼亞人反抗土耳其鬥爭的凡城事件則成了更大規模屠殺的導火索,凡城事件導致了亞美尼亞人在凡城附近成立了亞美尼亞臨時政府,嚴重的刺激了當時的土耳其政府,時任土耳其內政部長的塔拉特·帕夏甚至說:「要一勞永逸地解決亞美尼亞問題,就必須從肉體上消滅亞美尼亞這個種族。」於是殘酷的種族清洗開始了,強制遷徙,集中營,殘酷的掃蕩,使得從1915年春到1916年秋這一年多的時間內,生活在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土地上的2 00萬亞美尼亞人中,有100萬到150萬人遭到屠殺,另有數十萬人逃離土耳其。

 
亞美尼亞大屠殺給亞美尼亞人留下了巨大的民族傷疤,也給土耳其人烙上了可恥的反人類罪行的烙印,依照屠殺者的一貫嘴臉,土耳其歷屆政府對此事諱莫如深,不予認同,與日本人對待南京大屠殺的問題上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儘管證據確鑿,儘管土耳其極力的對此事件進行洗白,聯合國防止歧視和保護少數小組委員會也將事件定性為「種族滅絕」。但是這個事情一旦有國家予以公開認定,土耳其立馬就會揚言這是嚴重的「外交事件」,不惜召回大使進行強烈抗議。而作為受害的一方,亞美尼亞在國際上自然是四處宣揚土耳其的此處污點,屢揭土耳其傷疤,使得土耳其人相當尷尬但又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