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亞美尼亞的民族政策對中國的啟示

亞美尼亞人在歷史上是一個多災多難的民族。

一、亞美尼亞的歷史

亞美尼亞人在歷史上是一個多災多難的民族。

公元前5世紀,亞美尼亞人基本形成,曾建立統一的亞美尼亞王國。為了不被波斯人的拜火教所同化,在基督教創立並傳播至亞美尼亞後不久,亞美尼亞國王就將其定為國教,從而使亞美尼亞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單一宗教(基督教)國家。此後,儘管伊斯蘭教勢力多次擴張到當地,亞美尼亞人也未曾改變自己的主流信仰。

 
亞美尼亞王國建立後,曾屢遭外族入侵甚至數次亡國。近代以來,亞美尼亞地區為奧斯曼帝國和俄羅斯帝國所瓜分。 1915年至1918年,正處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當中的奧斯曼政府因擔心亞美尼亞人趁機叛亂,對其控制區內的亞美尼亞人進行了大規模的屠殺,死亡人數據估計在100~150萬之間,另有大量亞美尼亞人被迫流亡海外。土耳其政府至今拒絕承認這是一場官方發起的有預謀的屠殺行為,但亞美尼亞、俄羅斯、大多數西方國家及歐盟皆認為這是一起可以與猶太人大屠殺相提並論的種族滅絕行為。

在土耳其人發動亞美尼亞大屠殺之際,俄羅斯控制區的亞美尼亞人得以倖免於難。十月革命後,亞美尼亞建立蘇維埃政權,並於1922年加入蘇聯。 1991年,蘇聯解體,亞美尼亞重獲獨立。

然而,重新恢復獨立國家身份的亞美尼亞並未迎來期盼已久的和平與安寧。從1988年至1994年,亞美尼亞和其鄰國亞塞拜然為爭奪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亞美尼亞人在當地佔多數,但蘇聯時期劃為亞塞拜然的一個自治州)爆發了曠日持久的戰爭,這場戰爭同樣導致數萬人喪生。 1994年,兩國就全面停火達成協議,但納卡地區的歸屬問題仍未得到解決,至今零星交火仍時有發生。

 
步入21世紀,亞美尼亞面臨的地緣政治格局仍然複雜嚴峻。亞美尼亞僅有不足300萬人口,卻處在土耳其(人口8000餘萬)和亞塞拜然(人口900餘萬)兩個強大伊斯蘭教敵國的夾擊之下。儘管亞美尼亞自獨立後一向與俄羅斯交好,但遠水難解近渴。嚴酷的民族生存環境,要求亞美尼亞的有識之士探索出一條國家發展的新路,民族政策自然成為其中繞不開的議題。

二、亞美尼亞的民族政策

亞美尼亞是以亞美尼亞人為主體的多民族國家。獨立後,亞美尼亞政府為維護國家安全,實施了一系列政策,具體如下:

 
1.在意識形態層面重視維護國家民族利益

亞美尼亞的主要政黨(包括亞美尼亞共和黨、亞美尼亞革命聯合會、繁榮亞美尼亞黨等)雖然在具體政策方面存在分歧,但都高度重視維護國家安全和民族利益,以之作為其執政的核心目標。具體說來,它們的施政方針包括將亞美尼亞語作為全國唯一官方語言、保障納卡地區亞美尼亞人民族自決權、推動國際社會承認亞美尼亞大屠殺等。

2.調整國內民族構成,提高主體民族比例

亞塞拜然人曾是亞美尼亞人口最多的少數民族。納卡衝突爆發後,亞美尼亞立即驅逐了其境內幾乎所有的亞塞拜然人,同時接收了大量的境外亞美尼亞人回國定居。這些政策很快取得了成效,亞美尼亞人佔全國總人口的比例由1979年底89.7%升至2001年的97.9%,至2011年更升至98.1%;而亞塞拜然人則從1979年的16萬餘人(佔比5.3%)降至2001年的29人(佔比不足0.1%)。

3.拒絕接收非亞美尼亞人移民

儘管近年來亞美尼亞同其他許多歐洲國家(亞美尼亞在地理上全境屬於亞洲,但由於其主要信奉基督教,在文化上常劃歸歐洲)一樣,人口出現了顯著的負增長,但亞美尼亞政府及國民始終拒絕飲鴆止渴式地接受外來非亞美尼亞人移民。雖然2017年的一項調查表明,亞美尼亞是東歐最歡迎移民的國家之一,但這是由於遷入亞美尼亞的移民幾乎清一色是境外亞美尼亞人。而對於不同民族、不同宗教的外來移民,亞美尼亞從未向他們敞開國門。

 
三、結語

儘管亞美尼亞的所處的地緣政治格局至今仍沒有根本性的好轉,但該國的民族政策至少令國內的分離主義勢力偃旗息鼓,確保了國家的長治久安,為其在國際舞台上的發展營造了良好的內部環境,因而也頗有可圈可點之處。亞美尼亞的成功與其他一些歐洲國家的失敗表明,正確的民族政策能使國家轉危為安,而錯誤的民族政策則貽害無窮。

當然,筆者撰寫本文的目的,決非是為了激起我國人民對亞美尼亞人的同情。我們沒有必要同情和援助與我們形同陌路的亞美尼亞人,正如我們沒有必要同情和援助巴勒斯坦人或羅興亞人一樣。但是,亞美尼亞民族政策的得失,確實能帶給我們許多有益的啟示,諸如維護主體民族利益才能保障國家安全、提高主體民族比例才能讓國家長治久安、引進外來異族移民終將追悔莫及等。這種啟示必然足夠深刻,因為它是亞美尼亞人用血的教訓換來的。如果我國人民不想付出同樣的代價,就有必要認真研讀該國的民族政策,從中汲取經驗與教訓,服務於我國的可持續發展。

 
如今,中國已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實行怎樣的民族政策,直接關係到我國的前途命運是征服星辰大海還是跌落火坑。在這方面,其他國家的民族政策有許多可資借鑑的範例,倘若政府和人民能從中洞悉一二,筆者也就不枉費苦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