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品味亞美尼亞美食

我似乎與亞美尼亞人有緣分,幾次和他們偶遇。

那一天,我去加油站給汽車做尾氣檢測,意外地結識一名亞美尼亞移民。他告訴我,他是開珠寶和鐘錶店的,就在加油站對面。他邀請我去他的小店坐坐。他熱情地端出亞美尼亞咖啡,並告訴我,亞美尼亞的咖啡是全世界最好喝的,就連義大利蒸汽咖啡也比不上,因為不夠他們的濃烈,他們煮咖啡是一小杯咖啡配一小杯水,濃度極高。我一嘗,那咖啡顯然放了很久,都有股霉味了。他卻把家鄉咖啡喝得津津有味。他說這是託人特意從家鄉帶過來的。那時候,他家鄉附近正在打仗。我能想像,這咖啡經歷了怎樣的輾轉坎坷才到他手中,難怪他那麼珍惜。一邊喝著,他一邊輕聲問我:「你出來多久啦?」我告訴他10年了,他輕輕嘆口氣說,他也出來10年了,他問我:「想家嗎?」這一下,可觸到我心裡最柔軟的地方,讓我覺得我和眼前這個亞美尼亞人有「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這也拉近了我和這個民族的距離。

 
沒想到,我(在美國)所住的地方附近就有一座亞美尼亞人的教堂,每年夏季,他們都會舉辦亞美尼亞文化節,邀請各族裔的人參加他們的活動。聽說這個文化節之後,我背著重重的大相機自告奮勇地來到教堂,問可否採訪他們的美食文化。教堂神父熱情地說:「當然可以,你作為我的客人,我將請你品嘗亞美尼亞美食。」正說著,幾名亞美尼亞婦女就遞給我盤子,往裡面放食物了。

我大致看了一下,亞美尼亞美食和土耳其、希臘、中東等地有點像,比如都喜歡吃羊肉和牛肉,都有用葡萄葉包著米飯的小吃,都喜歡用堅果和葡萄、棗子、石榴等水果做菜,都有類似巴卡拉瓦的甜品等。來採訪之前,我已經做了功課。

亞美尼亞這個民族其實起源很早,早在公元前16世紀就存在了。輝煌時期,疆土延伸到裏海、黑海和地中海。但隨後的兩千多年裡先後遭受羅馬人、拜占庭人、波斯人、阿拉伯人、突厥-塞爾柱人、蒙古-韃靼人等的入侵,戰爭連綿不斷,國土面積日益縮小,最後成為沒有任何入海口,西接土耳其、南接伊朗交界、北臨喬治亞、東臨亞塞拜然的內陸國家。亞美尼亞曾經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一員,在蘇聯解體後獨立。在1915年,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對亞美尼亞人實施了慘無人道的種族滅絕政策,前後殺了一百多萬亞美尼亞人。天災和人禍,讓六百多萬的亞美尼亞人一大半定居在海外,但是這些經歷了血與火的洗禮的人們不曾被苦難打倒,他們頑強而樂觀地活著。對故土的眷戀,讓他們有著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和凝聚力,無論走到哪裡,都不會忘了自己的文化。每年的亞美尼亞文化節就是向更多其他族裔的人宣傳本民族的文化,讓年輕一代了解歷史,了解自己文化獨特的內涵。

亞美尼亞人喜歡用各種香辛料醃製牛羊肉,在炭火上燒烤,這跟周邊其他國家類似。所以在亞美尼亞飯桌上,你可以很容易見到烤全羊、烤肉串、烤肉餅。他們的主食喜歡用碎的小麥加堅果仁和橄欖油,用蒜粉調味,做成類似炒飯的食物。這種小麥做成的飯非常有韌性,口感相當不錯。他們也有鷹嘴豆泥做的丸子——庫夫塔(KYUFTA),只不過不是像其他國家是純素的實心丸子,而是外包豆泥,裡面是洋蔥炒香的肉末,炸成一個個小丸子模樣,吃時蘸融化的奶油。比起素丸子,味道又豐富許多。沙拉跟伊朗菜很像,用黃瓜片、生菜和番茄加檸檬汁調味,或者用無糖原味酸奶當調料。他們也有囊餅,圓形的,跟印度麵餅有一比。亞美尼亞匹薩卡瑪朱(KHAMAJU)是薄薄的圓餅上面鋪一層加了各種香料和番茄香菜做的肉糜。他們還有一種小吃很受歡迎,就是用酥皮餅包著奶酪,烤得金黃酥脆的時候吃。一口咬下去,奶香馥郁,口感酥脆,非常美味。他們也有地中海國家都有的小吃多爾瑪(DOLMA),只是他們的不是素的,而是小牛肉糜混合洋蔥、香料,再加進大米,用醃葡萄葉包起來,放入鍋中加水煮熟。吃時蘸酸奶酪和茴香做的蘸料。

亞美尼亞的甜品值得稱道,不少是用堅果和水果做的,很健康。他們特地向我介紹了甜食攤上那一串串棕色的「香腸」——酥久哈(SUCHUSH)。這是亞美尼亞的名產,製作起來非常麻煩:要將李子搗碎,和香料一起熬至膠狀,然後將用線穿起的核桃仁放進去,滾上這種李子膠,重複多次,直到裹滿厚厚的膠體,吊起風乾後,就可以食用了。這是他們很出名的茶點。除此之外,還有一種外表像麵皮一樣的甜品,味道卻像果丹皮,是用葡萄汁和澱粉做的。亞美尼亞人喜歡烘焙食品,他們的糕點都是家傳配方,從麵粉等最原始材料做起,絕不偷懶走捷徑。我嘗了帶著姜味的婚禮餅乾。還有各種酥皮甜品,那些炸得酥脆的麵皮,浸透糖漿和蜂蜜,中間夾上碎核桃仁或者其他堅果仁,吃完滿口留香。

 
盤子裡的食物吃得差不多了,我向神父道別,我說:「謝謝你的盛情邀請,我享受了亞美尼亞美食,也拍夠了照片,現在要告辭了。」他一把拉住我,說:「接下來還有舞會呢,還沒跳舞怎麼能走?」我被他拖著來到廣場。大喇叭裡在放著亞美尼亞傳統民族音樂,旁邊一位白頭髮的老婦人穿著性感的碎花弔帶裙,隨著音樂扭動身體,似乎躍躍欲試。她向我招手,來吧,一起跳舞,我被她的情緒感染著,被她拉進跳舞的人群中。我看到她的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快樂。雖然這個民族幾經磨難,但亞美尼亞人民卻一次次在戰火和鮮血中站起來,樂觀而堅強地生活著。我再一次被深深感動了。